系列作品
展期:2015-10-30 ~ 2015-11-02
地點:台北國際世界貿易中心(一館) / 信義路五段五號 - B12展位
參展藝術家:

預展:2009年10月29日 15:00
預展酒會:2009年10月29日 18:30
開放時間:11:00~19:00

電話:02-2858-6011
傳真:02-2858-6022

當代藝術的各種異質觀點與表現手段中,繪畫似乎永遠無法形成一個尖銳的戳刺,直接地破題而直達痛點,往往反覆地在觸碰與未觸碰之間游走,形成一個像是假寐與真寐間的迷離場域,非要吃力地審度著真實與非真實,只會變成一種疲倦而麻痺的徒勞。在拋棄了判別虛實的使命之後,也明白了具形與不具形之間的歧異,作者與觀賞者之間就開始契約著這場無關乎真實的遊戲,在〝場〞與〝場〞外之間進出的遊戲就變成了最不可捉模的真實。

就陳建榮近期的作品中,這些看似建築或模型的圖面,在作者意識明確或不明確時改動並轉譯某些影像,挾持了建築圖稿的形式,這讓建榮的作品看起來似是而非地趨近某種偽建構式的美感,這些空間與線條的交錯並陳,置入了大量感觸性筆調,透過翻拍、檔案誤植、影印、列印瑕疵、膠帶撕扯…。等轉譯的手段,呈現了視覺與感知的斷面,在這一再有意識或無意識地改寫之後,呈現失真而迷人的狀態。

李慶美則運用淺浮雕的方式,讓作品跨越了僅僅是二度空間的框架,在半立體的畫面中假造了在桌上的書籍卻漫延至遠方則成了建築與風景,這交錯在遠方視點的消失處,再以另一種文明的建築返回視線前,荒謬而錯置的景物以及各種具象徵意義的擺設、記號或預言,雖是她旅居各地所見所聞的日常,卻也讓觀者忘卻此行的目的地,像是一個個清晰揭示的里程碑,卻逐漸構成一個無限回歸的烏托邦(Utopia)與異托邦(Heterotopia)。

許銘仁近期則同時經營著單色素描性紙磚與色彩紙塊這兩條看似平行的創作路徑,在詮釋了當代繪畫中的書寫、物質性與行為性的同時,藝術家也試著將身體接觸與物質平面之間的痕跡保留在自製的紙磚上,色彩替代了單色的符號或肌理,在多層疊加的覆蓋在最表面的那一薄層後,面對著脆弱到幾乎要發生的崩解與破碎,藝術家在這個心理對抗的狀態下,完成了這些手感與雕塑質地兼具的作品。而我們卻清楚地知道,素描性骨架與色彩語言的附加之間的辯證,在作者一塊塊的紙磚之間更加明顯地辯證著,無論所欲述說的敘事為何,這紙磚的層疊直達最頂層的表面,早將時間與空間無盡地延展在藝術家與作品的對話之間。